发表历史

一个打火机

半夜在书房赶稿。老婆又来了。 鉴于前几次深夜卧谈,我的智商被屡次吊打,于是我开门见山:“夫妻一场,这些年,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您有事直说。” 老婆微笑:“没事就不能给你按按肩?” 她开始给我按肩。 “我的手艺,跟水疗会所的小妹比,哪个好?” (这个坑太简单,我会跳?) “不知道,我没按过肩。” “不按肩,那按哪里?” “我是说我没去过那种地方。” “那你打火机上的怎么印着什么什么休闲会所?” 她迅速把桌上的打火机捏在手里问我。 这个问题,我防不胜防。 我估计她早就看到了打火机,但她不直接问,而是从按肩开始切入话题。 温水煮青蛙,察言观色。 女人,可怕。 “打火机应该是老好的,上次跟他吃饭顺手拿他的。没想到他是这种经常去会所的人。” 我也算是老江湖,凡是说不清的问题,我都把脏水泼在老好身上。 老婆:“你跟老好也算朋友吧?” “当然。” “老好知道你这么坑他吗?”老婆伸出右手,亮出打火机,“这就是个普通火机,上面根本没写什么休闲会所。怎么变成老好从会所拿的了?” 原来是诈我。 她根本就没看到那个打火机。 “这个…“我一时反应不过来。 “你长进了,撒谎不眨眼。” “我也就随口说了一种可能性。” “那你也不能坑人家老好。他真的经常去那种会所?我告诉他老婆去。” “没有,开玩笑的,他从来不去。” “那就好,如果你身边有去这种地方的朋友,建议不要来往。” 我松了一口气:”当然。我就说嘛,咱们家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打火机。“ “是吗?那,这个打火机又是哪里来的呢?” 她伸出左手,亮出一个打火机,上面赫然写着XX休闲会所。” 我彻底懵逼。 我先把朋友当挡箭牌,随后发现虚惊一场,接着又把朋友洗白。 当我以为危机已经结束,没想到才刚开始。 这局牌还没打,我已经扔掉了王炸。 有些坑,越填越深。那我只能不填。 还剩最后一招:死不承认。 “我不知道。” “不知道?”老婆这句话带着杀气。 “你相信我会去那种地方吗?我花35块钱在咖啡店坐1个小时都觉得贵,又怎么舍得花几千块去做那5分钟的事?” 我自黑。 “过分了啊,夸自己也得有个限度,你哪有5分钟啊?”她补刀。 我点烟。沉默。 “你无权保持沉默。” 这时电话响了,是老好。 “外放。“老婆说。 电话接通,老好在电话里说:“我有个打火机不见了,上面写着XX休闲会所的,是不是在你那?” 我:“是是是。在我这里!” 老好:“太好了,我还以为丢在我家里,如果被我老婆发现就惨了。” 我得意的看着老婆,我的眼神在说:看到了吧,这个打火机真的是老好的! 老好又说了一句:“咱们下次再去,千万别再拿店里的打火机。” 啪,电话挂了。 我知道,我也快挂了。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吸烟有害健康!

请您打分

点击星星打分!

平均分 0 / 5. 票数: 0

目前无评分,做投票第一人!

Leave a Reply

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